啟迪控股關于自媒體謠言的打假聲明打印

發布時間:2021-09-14來源:啟迪控股

啟迪控股作為國內最大的科技服務企業,不僅成功建設運營了世界最大的大學科技園“清華科技園”,成功投資改造了世界最早的大學科技園“劍橋科技園”,成為世界大學科技園的第一品牌。科技園本身不掙錢很難做,啟迪靠的是27年來為清華大學科技成果轉化建立了一整套獨一無二的垂直孵化體系,并通過復制模式與國內外207家大學開展科技成果轉化合作,構建起唯一的覆蓋全球的創新網絡,靠每年超一萬家小企業的孵化規模在全球處于遙遙領先地位。完成校企改革后的啟迪是中國的創新力量、世界的知名品牌。

 

按照黨中央的部署,2018年啟迪控股成為第一批校企改革試點單位,通過認真貫徹“瘦身、正風、整頓、清理”,歷經艱辛地在2020年底完成改革任務。新華社發文稱啟迪為“全國校企改革的樣板”。令人意外的是,一貫非常“低調”的啟迪恰恰在改革勝利完成后,反而樹欲靜而風不止。我司注意到一些有意無意的媒體不斷發布花樣眾多的不實報道,甚至臆斷造謠、浮夸表達,極大損害了啟迪控股的真實形象,誤導了關心創新事業的廣大讀者。近期,中宣部、國家網信辦等也先后部署打擊假新聞、整治網絡環境。在此背景下,我司特此做出如下澄清,避免媒體朋友們不必要的誤解。關心啟迪的自有正本清源的信息渠道,不關心啟迪的也沒必要庸人自擾。

 

一、啟迪沒有“倒下”,也不會“倒下”

 

某自媒體等妄斷“啟迪倒下,標志著校企時代結束”,細看內容卻是前言不搭后語,違背事實、邏輯混亂,純粹是聳人聽聞的標題黨。

 

我司改革過程中受同類企業破產等因素影響,確實面臨嚴峻的融資困難。但是正是依靠堅定的“瘦身、正風、整頓、清理”措施,三年剝離了近800億資產,整頓了內部管理與不良團隊,頑強頂住了一輪輪的抽貸壓力與各種意外事件沖擊。兩年多來啟迪控股被累計抽貸270億,下屬兩個技術公司被外方制裁,多個境外項目被迫停頓,但啟迪人沒有被壓倒,守住了主陣地,正努力向戰略新興產業發動機邁進。目前啟迪體系內至少擁有72項中國或世界第一的技術與新興產業,參與編制并已發布國際標準4項,國家標準40項,行業標準22項,團體標準6項,是典型的多門類的專特精新平臺。

 

根據國內外的形勢,啟迪一方面在股東支持下制定了215億資產的“二次瘦身”計劃,計劃用三年還清總部負債。另一方面已經布局向平臺化、生態型再一次轉型,確保在更嚴峻的形勢下,保住創新的火種,特別是獨一無二的孵化網絡。我們的忍辱負重與艱苦努力,就是為了不讓中國的創新力量“倒下”。啟迪只是一個正常的公司而已,而且選擇的是最艱難的科技孵化與應用行業,要讓啟迪“倒下”很容易,但是要想再重建這一獨特平臺與生態幾乎不可能。誰希望啟迪“倒下”?

 

最為各界關注的9.5億美元債違約事件,也是所謂“啟迪倒下”的主要依據。真實情況是已經超出預期地獲得了解決:

 

(1)9.5億美元債延期33個月計劃獲得了接近100%的債權人絕對多數支持票,已經恢復正常交易。在短短1個月內,啟迪雖然沒有高調宣稱不逃廢債務之類,但是迅速通過股東會制定了詳細的履約計劃,并破天荒地嘗試與近千家海外投資人逐一溝通談判,反而獲得了債權人的理解與信任。

 

(2)截止8月底,我司根據分期方案,已償還到期本金、利息及相關費用1.03億美元,實現了第一步履約。目前,3年期的“二次瘦身”計劃正穩步進行。

 

《人民日報客戶端》等國家主流媒體對此報道認為,啟迪控股債券的成功展期彰顯了債券投資人給予啟迪控股二次“瘦身健體”計劃的支持,以及對于校企改革典范的充分理解和信任,有力的保護了校企改革的成果。報道還指出,此次債券展期也是中資公司在短時間內僅通過同意征求即完成重組的最佳成功案例。啟迪控股不僅沒“倒下”,也為其他中資企業處理債券危機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路徑。

 

截止2021年8月,啟迪控股總部負債已經從改革前的220億下降到120億(含外債),所謂啟迪負債千億的其他約800億負債都是下屬公司的正常業務負債,只要業務持續就會自然維持負債,對總部并不構成絕對影響。這個總部與下屬公司分流、債務下沉的債務結構恰恰是若干已破產企業沒能做到的。啟迪本身的負債結構已經完成重組,回歸合理,但是融資環境的惡化不是啟迪能夠獨善其身而改變的。面對可能出現的最嚴峻的局面,我們只能通過二次瘦身計劃完全清理總部的所有負債,完成后,啟迪總部將力爭實現“零信用負債”狀態。

 

二、啟迪不僅沒有拖累清華,還為清華實現了78億元增值

 

某自媒體發布《受紫光集團和啟迪控股拖累,清華控股危在旦夕》,其夸張式行文手法,引發了少數其他“流量黨”自媒體的轉發,此類文章亦沒有任何調研依據,涉嫌通過不當手段竊取企業經營信息,其僅憑片面信息就斷章取義,妄下結論。特別是該文章所謂的“風險敞口”實屬別有用心的偷換概念,具體說明如下:

 

(1)文章提及的清華控股對啟迪及下屬公司的連帶責任擔保20多億,均是在啟迪控股事先提供資產抵押之后的操作,已規避了風險。在校企改革之前,清華控股既沒有向啟迪提供借款,也沒有提供任何擔保,啟迪完全根據自身能力控制現金流。但是在其他同類企業破產后,各銀行全面停止了對啟迪的業務,包括以上市公司股票做抵押貸款等低風險業務。原有貸款續期時,同意不抽貸的銀行要求追加清華控股擔保,因此形成了擔保余額。啟迪按照不讓母校受損的保證,不僅為銀行提供了原有的資產抵押,而且同時為清華控股提供了又一次抵押,相當于抵押兩份資產,才獲得一份延期。因此,對銀行、清華控股基本無風險,風險是啟迪自己扛的。

 

(2)文章提及的清華控股拆借給啟迪的資金風險,在清華黨委部署下,清華控股已通過在啟迪控股校企改革中出讓部分股權收益22.27億元以及早期的分紅,進行了風險規避;目前的余額主要來自清控財務公司改革前的業務往來(類似銀行),該余額也由改革前的30多億下降到了約20億。

 

(3)把啟迪應分配予清華控股的分紅款12.12億元以及清華控股仍持有啟迪股權的賬面值44.12億元均算作風險敞口,這是為了湊數而顛倒黑白、信口雌黃。真實情況是,清華大學最早對啟迪的投資是200萬元借款,早已收回。到2012年啟迪第一輪改革前,總資產只有39億,凈資產只有11億,清華控股持有啟迪股權賬面值約7億元,這可視為老啟迪人為清華做出的貢獻。本輪校企改革前五年,清華控股通過分紅已經收回現金7億元,新的本金已全部收回,這次改革清華控股通過轉讓部分老股又收回22.27億元現金,這都是純利潤。也可以說,在經濟賬上,啟迪對清華已經完全不構成風險,即使啟迪真的“倒下”了,也只影響清華尚留在啟迪的部分超額收益56億。

 

啟迪控股在為清華控股貢獻投資收益的同時,還在科技成果轉化、學科建設、公益事業、軍創事業、扶貧事業以及落實國家戰略方面為清華做出了突出的貢獻,多次獲得清華大學的表彰。校企改革是中央的要求,完成改革任務的新啟迪仍然是熱愛母校的“畢業生”,而不是肄業生或被開除的違紀生。

 

三、 啟迪沒有房地產業務,僅有占總資產1/4的科技園資產

 

媒體報道總提及的“啟迪控股地產業務”,純屬誤會。在房地產的熱點地區,如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海南、福建、杭州、成都、天津、重慶等等,啟迪都沒有1平米房地產業務。其他三四線城市啟迪有必要去搞啥房地產?

 

非不能也、實不為也。清華科技園的品牌確實為啟迪提供了大規模勾兌土地的能力。但是清華大學幾代主要領導都一直明確要求啟迪自律,不要被地產利潤迷失。歷年來,啟迪放棄了約2萬畝的拿地“機會”,但是正是因為專注,能夠走向世界的大學科技園只有“清華科技園”。啟迪的科技園與孵化器總數已經超過300個,這有可能是外界把啟迪與房地產聯系的主要誤解。

 

啟迪在各地持有的園區類資產是開展科技創新事業的重要載體,是培育孵化科創企業的必要場所,真正懂房地產的都明白,這些園區房產基本是不能分割銷售的,是長期靠租金艱難持有的,而且啟迪一直將租金折股投資入園科技企業當做業務模式推廣,這與房地產業務有著本質的區別。再退一步講,上海G60、合肥南艷湖、鄭州北龍湖、南寧東盟科技城、沈陽中韓科技園等等啟迪持有的國家級園區,都是本地創新的主要高地,如果各地政府或其他伙伴愿意接手,我司愿意全部成本價出售,只做輕資產運營。

 

為了控制不斷涌現的地產沖動,啟迪在改革期間堅決地剝離了所有偏地產類資產與團隊。不論是在校企改革的初期還是改革完成后,王濟武董事長也多次在集團內明確要求各團隊嚴禁開展房地產業務,并明確規定超過200畝的買地(含科技園)必須獲得董事長本人同意,事實是改革3年來總部及董事長未批準任何一項拿地計劃。

 

啟迪鄭重聲明,任何與各地政府勾兌土地進行房地產開發的單位與個人,均不能代表啟迪。(基本是騙子)

 

四、啟迪業績沒有下滑,反而創造了歸母利潤新高

 

通過改革瘦身,啟迪實現了主業絕對突出,也確實“瘦”了一小半,3年來資產額、營業額、總利潤額當然必然下降,但是更健康了。這不就是改革的目標與效果嗎!改革前后青黃不接的困難都是必然會有的。不改革沒出路,唯有通過進一步的改革才能實現重生。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新啟迪的主業,包括孵化業務、科技園運營、數字經濟、人工智能、清潔能源、生物檢測、中醫藥等業務等卻抵御了疫情的影響,創造了新的增長。綜合后的實際結果是,2020年啟迪歸母凈利潤創了新高,達到10億元。這個數字對財大氣粗的巨頭只是“一根毛”,也自然被媒體們選擇無視,但是對本身就很艱難的科技企業卻是巨大的鼓舞。

 

五、啟迪不僅是“清華科技園”的創建者,更是其聲譽的維護者

 

關于“清華科技園”品牌。2012年就在啟迪內部斬斷了所有異地使用的可能,對外只用“啟迪”品牌。因此,所有2012年7月1日以后外地出現的命名或宣傳用名的“清華科技園”、“清華某某園”,均100%與啟迪無關。

 

關于“啟迪”品牌,直到2021年7月最高法院才判決“啟迪”商標歸啟迪控股。實際上我司對其他人注冊使用“啟迪”在此之前無能為力。自查發現的南通、日照、太原等地“啟迪”都是逼真的盜版,啟迪在以上地區根本沒有任何業務,也沒有任何人員。在2012年啟迪第一輪改革前,社會各界知道“清華科技園”,但是誰知道“啟迪”?當時啟迪前后的領導都發現了一個現象,報啟迪總裁無人重視,報清華科技園或兼任的紫光股份董事長,才會被認真接待。“啟迪”的品牌價值來自2012年39億資產起步,三年半后在2016年歷史性地成為第一個資產過千億的科技服務集團,并形成了全球創新網絡、垂直孵化體系、科技產業集群三大核心能力優勢。因為成長“太快”,太突然,所以我司在法律上的品牌保護措施確實嚴重滯后。“啟迪”影響力越來越大,冒用 “啟迪”的現象也就越多。當下的啟迪面臨諸多困難,希望能自動減少盜版現象,不要被啟迪“拖累”了。當然,只要“啟迪”創新的旗幟不倒,啟迪歡迎各界協助我們持續地監督防范,也歡迎真的有志于科技創新的伙伴與我們正規合作。

 

最后,感謝社會各界長期以來對啟迪控股的關注與支持!

 

特此聲明。

 

啟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2021年9月13日

香蕉视频下载入口_香蕉视频下载安卓版污免费直播_成香蕉视频app污